2011年7月27日 星期三

[極短篇]魔王穿成我

暗黑大陸曆1793年 藍寶石之月 太陽穿過水星宮之日



「人類啊,你們還要反抗到什麼程度?」透過酒杯看著王座下方的勇者,琥珀色的液體在熊熊火光中映照出不屈的身影

「即使你們能打敗滅世公爵、闇影大將軍也好,推翻魔導自護共和國、異震王國也罷……」

「但還是不了解嗎?」將手中酒杯一飲而盡,「我魔界帝王是你們絕對無法超越的存在,打敗我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這樣,人類是不會屈服在你的黑暗之下!」劍身閃耀著正義的光芒,令所有邪惡都無法直視

火焰布滿整座宮殿,樑柱耐不火勢開始傾倒,魔城的毀壞只是時間問題

王座上是這世界僅存最後的邪惡,這是人類與魔族生存最終決戰

「很好,」隨手甩開酒杯,魔王緩緩起身

披風一揚,蓋世無敵的氣勢如平地起風雲般席捲而來,震得宮殿格格作響

「來到這世界已經千百年了,能死在本王手上也算是你無上的光榮--



--



意識漂浮在黑暗之中,無邊無際

「又穿啦?」

本王修綀魔功萬千,習得魔法禁術不計其數,穿越次數更是不在話下

只是這次反倒想不起穿越前到底發生什麼事

難不成是在戰鬥中我的史刻魔功剛好突破至前人未達第十四層最終夢幻?

或者說發動無條件奪取生命力的萬代禁術艾德瑪斯?

召喚獸克里薩斯.陳也不無可能,她最擅長三不五時出現並使用精神遮斷魔法。

還是說剛起身踩空的那一腳呢.......

「魔王啊…」

無邊無際的黑暗裡傳來無機質冰冷的女聲

一道凜冽的光芒中出現一個奇怪坐姿的女性

膠質狀質感很差的藍色長髮、如銅鈴般瞪大雙眼似能直視對方內心深處的恐懼,縱是魔王如我也感到不寒而慄

這等氣勢,不由得令人想起一個傳說:

「不敢相信,難到妳就是傳說中的邪神魔訶--」「你已經死了。」語氣雖冷,一字一句卻如針刺心腑

真不愧是邪神,連說話都不需要動嘴

「曲曲生死,本魔王--」「時間有限,快穿吧。」漆黑空間裂出一道縫隙,如同照亮房間的一扇窗口

雖然穿越對我算是家常便飯,但感覺這麼差的一次到是難得……



--




……

………

…………

一股櫻桃香甜的氣息直升腦門嗆得我恢復意識

「所以我說不要一次灌那麼多胡椒博士下去。」

「沒辦法啊……誰叫他已經輸到沒衣服可脫,如果一次一罐不知道他要喝到民國幾年。」

「就算這樣也不能從鼻孔……啊,他醒了。」

張開眼睛,夜幕低垂的天空滿月高掛,營火旁烤肉香氣四溢

一群穿著奇裝異服的人圍在身旁,有十數名之多

看樣子是個魔法和科技水平都不怎麼樣的世界

雖然盡是陌生面孔,但看著他們不知為何內心有種安心感

「這裡是那裡?」

「健仔家啊。」

「現在是什麼時候?」

「中華民國100年9月X日」一個男人看手上掛著奇怪的東西說:「我們剛剛討論了三十分鐘要不要叫救護車。」

安心感收回

「那我又是誰?」

一群人面面相覷,之後不約而同地齊聲:





「還是叫救護車好了,喵喵。」

3 則留言:

  1. 我的人生又錯過了甚麼?

    回覆刪除
  2. 樓上的,九月還沒到你別急好嘛?

    回覆刪除
  3. 樓上的樓上的,你都不知道那個是你喔(???

    回覆刪除